编程猫母公司点猫科技,助力信息技术老师用程序编织教学梦想

2021-09-14 11:36:49 来源:网络

 河北邢台的信息技术老师张冰正在指导学生参加编程类竞赛。

1984年,邓小平在上海视察,拍着小朋友的头说,“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如今,30多年过去了,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计算机的普及已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阶段——编程教育的普及。

在这其中,信息技术老师们将扮演重要角色。作为孩子们了解人工智能和未来世界的“引路者”,他们正在成为被时代呼唤的一群人。

时代呼唤新的科技“引路者”

今年42岁的郝富国,已经在秦岭北麓陕西一个县级市的小学当了20年的信息技术老师。师范院校计算机科班出身的他,当年也是同学眼中的电脑高手,他最喜欢的杂志就是《电脑爱好者》,经常在上面学习和研究各种技术技巧。

虽然在专业方面技术过硬,但从事教学以来,他一直在努力探索于如何更好地提升学生的科学素质。他介绍,根据课标要求,信息技术教学主要还是以Office操作为主,教会学生一些具体的软硬件知识,如小学三年级讲计算机的基本操作,四年级讲画图,五年级讲PPT,六年级讲网页制作等。

然而,面对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进步,仅仅熟悉计算机基本操作,显然已经满足不了时代对新一代青少年科学素质的要求。

2017年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这让郝富国看到了信息技术课可能会出现的变化。该规划明确指出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并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在政策的传导下,编程教育的普及开始进入快车道,这首先在一二线城市表现明显,而在三四线城市还有待进一步下沉。

郝富国说,近几年当地教育部门也在提倡人工智能、编程教育,但受限于现实条件,学校一直没有开设、开展编程教育教学。一是现有的信息技术教材上没有适合编程相关的教学内容,二是缺少专业教师。

“以教学内容为例,我当时在大学学的编程课,都是一行行指令和代码,大人不是本专业的都看不懂,更不用说小学生了。”郝富国说。

来自河北邢台一所中小学一贯制学校的信息技术老师张冰,也有类似的困惑。2010年初,他在《中国信息技术教育》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中写道,虽然信息技术课标把“提升学生的信息素养”作为课程的根本目的,但在实际教学中,往往被简化为,学生对信息技术知识的掌握程度和对计算机操作的熟练程度。为此,他结合教学实践,从三个层面提出了构筑新型信息技术课程的改进思路。

从一堂简单上手的“积木”编程课开始

张冰的微信头像,是一张他手握书本,自信地目视前方的照片。这本书的书名清晰可见——《用程序编织梦想》。他说,这本书讲述了一位广东信息技术名师的信息技术教学探索之路,也成了改变他信息技术课程教学的启蒙书。

在信息技术教育工作的第三年,张冰决定在职读研,到北京师范大学进修课程设计专业。无论是从个人发展,还是职业理想,他都想跟上时代,希望通过继续学习在信息技术的授课理想上有所突破。

“但读研进修还是停留在理论层面,直到2015年去援藏(河北对口援藏阿里地区),因为当地缺少老师,我主动担起了授课,才真正体验和享受到了教学乐趣,比如对学生心理的引导、课堂把控等。”张冰说,当自己具备教学经验和理论之后,时代的脚步开始把他引入了编程教学的一线。

2016年开始,机器人编程、编程猫图形化编程等兴起,中央电教馆也在组织推动“趣味编程”等赛事活动。张冰回忆称,这段时间是他信息技术教师生涯的重要转折时刻,他越来越清晰的知道,自己似乎找到了突破此前一直困扰的方向和实现路径。他开始在网上搜寻和研究各种图形化编程课程,其中就包括发现了《用程序编织梦想》这本书,也包括编程猫早期在网上公开、适合中小学教学的12节源码公开课。他发现通过编程猫母公司点猫科技自主研发的图形化国产化源码编辑器Kitten,可以不用机器人操作,哪怕是零基础的学生,只需要拖拉拽“积木”,就可以简单地实现编程,不用再局限于Word、PPT这些学生早就熟悉的软件。

2018年张冰(左)作为讲师参加中央电教馆组织的全国创客教育专题培训班。

这于是就成了张冰的新事业,他想让更多的学生使用Kitten学习编程,并在网络上展示自己的作品。他全心投入到编程教学的研究中,把研究生所学的课程设计理论与编程教学真正地结合起来。这也让他成为较早投身基层编程教育的一批老师,并率先在当地将点猫科技成体系的编程教育引入课堂。

2017年10月,点猫科技源码编辑器Kitten离线版落地,并来到张冰的学校进行示范课展示。“当时我只是把这个信息发在当地的信息技术教师群里,没想到当天的示范课空前的火爆,很多县里的、乡镇村里的信息技术老师都来听了,有的扛着摄像机就来了,课后才知道,很多老师都是请假来的。”张冰说。

“学生们更是兴奋,最让我惊叹的是,当你讲完一个编程环节或者一个效果后,学生们会由衷的集体鼓掌,这在以前上课是很少见的。”张冰说。

在陕西郝富国所在的小学,这样的改变也在进行。

今年3月,郝富国参加了省里组织的信息技术教育培训,并接触到了点猫科技的编程公益培训,以及针对校园编程推出的点猫编程平台。郝富国说,“当时我对这个(点猫科技和点猫编程平台)非常感兴趣,觉得太适合中小学教编程了,每节课都有动画教学、有课件和习题,不用我花很多精力准备课程,很方便就能上课。课程使用的图形化编程工具,积木式的搭建、图形化的操作,都让繁杂枯燥的编程变得如此简单化,感觉就是为孩子量身定作的。”

郝富国正在指导学生运用点猫编程平台的工具进行图形化编程操作。

于是,郝富国开始了多次接触和研究点猫编程平台。他发现,作为编程教育管理与课程资源一体化云平台,点猫编程平台解决了学校一直难以进行编程开课的两大主要难题,即体系化的课程内容,以及适合学生的国产编程工具。

郝富国决定试一试这个平台,在他的推动下,学校于今年暑假开设编程公益班。不过,后来事情的进展远远超乎他的意料,甚至有些“招架不住”。

当郝富国将编程开课的信息转到家长群,家长又让孩子上过公益体验课之后,发现报名人数远远超于预期。他说,全校2400多名学生,但真正专职的信息技术老师只有他一人,为此不得不限制人数,开始限制50人,最后实际开课接近300人。“不管是家长还是老师,凡是接触之后,大都非常认可,能从孩子自身的变化明显看出来,不仅是专注力,还是分析或解决问题的能力,都大大的增强了。还有就是孩子非常喜欢编程这门课,兴趣非常浓厚。”

看到孩子们和家长的热情,郝富国的新学期也有了新打算,他说排除一切困难也要将趣味编程班开起来,“万事开头难,希望通过我的带动,有更多的老师投入进来,从少数几个班上升到十几个班。”

如何培养面向未来的科学素质和思维?

风起于青萍之末,在更多信息技术老师的引导下,编程教育正在开始下沉,走进更多的校园。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也在思考,在人工智能时代,编程教育究竟需要学什么、怎么学?

在郝富国看来,编程是未来青少年在社会竞争中所必备的生存技能。就像学习英语并不是为了让学生在未来成为一名翻译一样,学习编程也不是为了成为程序员,而是让他理解未来的运行方式,并在这个学习过程中提升科学素养,培养面向未来的思维。

郝富国正在班级内教授点猫编程平台的免费公开课。

“少儿编程与以往信息技术教育有很大不同,采用探索式学习法,让学生借助编程工具,如点猫科技构建的一系列国产化工具、平台、社区等,创造交互式故事情节、动画、游戏,并且可以很方便的分享自己的作品,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创意。从而培养孩子的创造力、逻辑分析能力、协作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提高学习的主动性等,这就是编程要教会学生的。”郝富国说道。

张冰认为,编程思维可以提高孩子核心竞争力,学习编程不只是学习一门技术,更是培养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很快地被应用在数学计算或者物理题的分析中,让孩子学习更高效,即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和综合学科能力。”

张冰以他的教学实践为例,他主要集中在孩子逻辑思维与想象力的引导上,每个教学案例都源于现实生活中的实际问题,课堂教学中都会迭代很多次,逐步形成成品,为孩子指出一条思维开拓的路径,并鼓励他继续发散,激发孩子的发散性思维。“我认为每次迭代记录下的并不是单纯的程序,而是面对问题我们思考的路径,都隐含着非常具有普适性的问题解决方法。”

在过去几年,张冰通过积极投入编程教学实践,获得了很多荣誉头衔,包括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TITT项目创客师资培训专家、中央电教馆创客教育专题培训图形化编程班讲师、蓝桥杯青少年编程大赛专家委员会委员、编程等级考试考官、邢台市科技局科普专家等,不过让他最得意的是对学生的培养。

比如,他所在的班级,过去经常出现学生调班的情况。但自从他担任班主任以后,学生们的学习热情普遍提高了,并从排名靠末升到靠前,同时也极少出现调班的情况,“也许全校只有我们班开了编程课,学生把对编程的学习热情也迁移到了其他学科上。”

从张冰和郝富国的身上,可以看到,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正在逐步得到重视。作为新兴领域,编程教育还任重道远。要实现编程教育的真正普及,还要依托广大中小学的教学实践。不过,更多的张冰和郝富国,已经在“用程序编织教学梦想”的路上。

转载自南方周末